蔡依林出了一張"特務J"的CD 
電影《色戒》裡有王力宏飾演的"特務鄺裕民"
一股"特務風雲"蔓延在周遭生活

數日前 爸爸翻出一疊文件 裡面夾藏著一份書籍影本
標題寫著"張秀君堅定沉著"

張秀君 是我奶奶的名字
我去日本讀書前 她得了老年癡呆症
這幾年我看到她  她都是坐在沙發角落
面對沙沙作響的電視機 她卻頭低低看著自己的膝蓋
只有晚上六點準時吃飯時 她才會抬起頭來咀嚼著面前那碗濃濃稠稠的流質物體

聽我爸說 奶奶以前是抗日情報員 被日本軍抓來關過
但她寧可把身邊的文件全部咬碎吃進肚子裡 也不願意供出任何名單

我轉頭望向吞嚥著流體物質的張秀君
實在難以聯想 她能嚼碎其他物體...

張秀君堅定沉著------------------------------------------

軍統局在華北的工作先後被敵破壞 無疑地導源於汪精衛的偽組織...。
天津區繼任區長倪中立 二十九年也被逮捕 後來由張家銓繼任
如果不是張秀君送消息 趕緊躲避 幾乎也遭不測
張秀君安徽合肥人 同郝采蓮一塊兒在臨灃受訓
貳拾九年派到驚濤駭浪的天津工作 她和馬坤傑一同到達天津
馬擔任內勤 她負責交通 傳遞重要情報及電報
抗日殺奸團和天津區聯繫 由她負責

這一天 她給抗團送一份電報 不知接頭處已經出了毛病
日本憲兵隊派人守候在那裡等著抓人 去一個捉一個
當她一隻腳踏到門裡 就感覺到情況不妙 正想退出來 已經來不及了...

張秀君最擔心的是身上攜帶的一張電報紙
如果被敵人搜出來 不就是殺頭的證據嗎?
幸好守候的人並沒有搜她身上 她必須趕快加以處理
她坐的沙發已經破爛 趁著看守的人不注意
她沉著堅定 非常機警的把電報揉成一團 塞在沙發的破洞裡 這才放了心
坐到傍晚 她被押送到日本憲兵隊 再搜查身上時 已經找不到任何證據了。

「妳在抗日殺奸團擔任什麼職務?」日本憲兵一提到抗團就倍加憤怒
因為抗團給敵人的破壞太大了
「我是老百姓 不是什麼團」張秀君裝著不太懂的樣子回答
「那麼你去抗日殺奸團的機關去幹什麼 明明是抗日份子 還想狡辯嗎」
「太君(敵區尊稱日本憲兵為太君) 我是找朋友找錯了門牌 我的確不抗日呀 更不知道什麼機關」
日本憲兵猛然站起來 給她兩個耳光 打得張秀君天翻地覆...。

她曾面向牆壁站在那裡 不准動一動
一站半天 站得兩腿麻木 感覺到天昏地暗 真不是味道
對她這個沒有證據 沒有其他牽連的女孩子 審訊不已
要想在她的身上壓榨出些什麼 居然剝去上衣抽打
最後壓槓子 幾乎把她的兩腿壓斷 壓得她死去活來
仍然沒有什麼口供 敵人也無計可施

一連刑訊兩個星期 壓搾不出什麼 才停止用刑 張秀君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
在天津日本憲兵隊關了三個多月 移送到北平敵軍司令部
經過一次五人軍法會審 以抗日罪嫌 判了她三年徒刑
這次會審 被審判的只有三個人 又都是臨灃訓練班的同學
一位是呂繼望 一位已忘記姓名 她們三個人係三個案件 沒有牽連到一起
宣判完畢 送到砲局胡同的監牢裡執行。

-----------------------------------------------------------

文章旁邊 還登了一張奶奶年輕時的大頭照
圓潤的臉 微捲的前髮 小碎花的旗袍
這難道是我家的"王佳芝"嗎????

不過 奶奶沒有遇上大漢奸易默成
沒有機會被對折成"迴紋針"形狀  沒有收到六克拉的鴿子蛋
最後也沒被拖去南礦坑槍斃  而是被關了三年放出來
畢竟 《色,戒》不是人人能演的
但是 我更為張秀君感到驕傲

奶奶的過往遭遇
雖然沒有令人臉紅心跳的床戲
但卻有著血淋淋 活生生的震撼力
畢竟 這是發生在我近親身上的真人真事

但我想 奶奶的腦力應該已經全部花在那次死裡逃生的經歷上了
否則 堅定沉著的張秀君
現在怎麼會呆呆的坐在那裡?

下次去探望奶奶 我要拿起她的手
仔細搜尋她掌心的紋路
看看能不能掃瞄出一些舊事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ingo46 的頭像
Ringo46

Ring~Ring~Ringo!

Ringo4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刘恋
  • 请你帮忙啦,谢谢!

    你好,看了你的文章后,很是佩服你的奶奶,我从小在大陆成长,我的爷爷据说也是抗奸团的团员,名字叫于赔乐(于子安),可是他在我父亲出生后八个月的时候(1951年左右)不幸被共产党政府关押,判为反革命,最后自杀身亡,奶奶后来也受到了不少迫害,造使我父亲四岁时起便不得不被迫更名改姓,时隔多年,直到我慢慢长大,但每当我问起我的爷爷时,奶奶从不回答,也许她是怕再受伤害,不过家人从不让我问奶奶关于爷爷的事,可能是怕奶奶想起当年往事再次勾起不好的回忆。我的父亲对于他的父亲其实也不是非常了解,但是如今我的奶奶和父亲都去世了,我在英国,但是我很想知道关于他们的事,我想请你帮忙问一下你的奶奶可否知道我的爷爷:以下是关于他的一些介绍:于培乐 (原名于子安,大概生于1923年)祖籍山东蓬莱,后为天津英工局警察。他是一九四零年加入的抗奸团,抗战胜利后他就在北平天津上海与我奶奶的家人做起生意。以下是一些文献资料:
    一九四○年二月李国材自重庆来天津,找到王宗钤说:重庆抗团总部派他来重建抗团,并和军统局天津站站长倪中立取得联系。这次重建组织后的分工是:总负责人李国材;组织干事兼学联工作王宗钤;行动干事赵尔仁,后是王刚(赵广禄);交通干事华道本。这时批准了一批新团员,还批准英工部局警察纪根阿、于培乐等为抗团成员,他们抗日十分积极,设法保护抗团人员。李国材这次来津主要目的是为了制裁裴级三,抗团干事多次侦查,得知裴级三时常出入吴泰勋家中(吴系东北军黑龙江督军吴俊升之子),有一次李国材与裴级三相遇,因李动作慌张,引起裴的警觉,不但未能制裁他,裴级三反而加紧对抗团的破坏。
    谢谢你了,因为我是学电影的其实在年前我的父亲就有个愿望希望能为爷爷写一本书,但是他后来出了车祸去世了,所以,我觉得我有责任把他的愿望实现并且用我的电影方式表达,可是我知道的太少了,并且真的是无从下手了解过去。向远房的亲人打听一个是不大好了解,因为他们说话也是非常的谨慎,另外他们也是很担心我,可能怕我成为爷爷的第二吧,哈哈。
  • 悄悄話